Mineral

(五)


杏子闻到了山下不同寻常的味道。一种平静的王国里不曾有过的味道。喧嚣的,愤怒的,挣扎的,绝望的……是灵魂那种难闻的味道。杏子迟疑了。


“发生了什么吗?”沙耶加敏锐地觉察到了杏子的不安。


“没有。”杏子平静的将最后一块蛋糕放进嘴里,却碰洒了装着红茶的杯子。


“山下……发生了什么吗……”一边带着已经确信的神情,另一边沙耶加那试探的语气让杏子感到心口有什么正猛地向下坠去。


“我要回去。”沙耶加起身向门外走去。


杏子一言不发地跟了上去。她明明知道。从那气味侵入她的大脑开始,她就明白了。沙耶加要走了。她留不住她,所以也不打算留她。


“我陪你。”


沙耶加转过头,嘴唇动了动,什么也没有说。

但杏子却分明看见,那本透明的眼眸中,有什么混浊的东西开始滋长。


她们向山下走去。一路上,渐渐浓烈的气息几乎令杏子发狂。

连天的火光,枯折的树木,还有哭喊和叫骂。已然是地狱风景,而她们正走向地狱深处。


杏子走在前面,她不愿看到现在的沙耶加。可即使这样,她仍然听得到,听得到那个本应该欢快明媚的女孩身体中发出了破碎的声音。


在地狱的中心,是沙耶加昔日的家。


大多数百姓都围在这里,围在宫殿前支起的绞刑架旁。人们的脸上写满了愤怒,憎恨的阴影挡住了火光,他们看不见他们口中被献祭给魔女的公主绝望的表情。


沙耶加也看不见他们。她的目光穿过人群。被丢在绞刑架下的是昔日仆从烧焦扭曲的身体。绞刑架上摇晃的的是她的哥哥,因为太啰嗦,而惹她讨厌的哥哥。


她再也不会听那些麻烦的嘱托了,再也不会被寸步不离地监视了,再也不会惦记着怎么甩开佣人跑出去玩了……


再也不会了,她再也不会被哥哥关爱了。


最后一点侥幸破灭。


最后一道屏障破碎。


然后,她什么都看不见了。


火舌窜上屋顶,焦黑的墙壁一块块脱落,火焰中的人被定格在最后的挣扎。


她的瞳孔空空荡荡。


也什么都听不见了。


那些叫骂也好,哭喊也好,木材在火焰中发出爆鸣,墙体坍塌发出哄响。


她的耳畔一片寂静


除了愤怒和怨恨。

愤怒和怨恨。


(四)

看着沙耶加把早饭端到餐桌上,杏子不由得眯了眯眼睛,没有像往常一样狼吞虎咽,而是轻轻地咳嗽了一下。

“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?”第一次主动和这个女孩主动说话,杏子尽量使自己严肃起来。

“就走着走着,就过来了啊。”

“那你怎么知道我是魔女?”

“因为我从小就听着你的故事长大啊。”沙耶加不知是完全感受不到杏子的严肃,还是明明感受到了却故意嘲弄,笑的灿烂。

“这样……”

“他们都说你会把不听话的小孩吃掉。”

“啊?”

看着沙耶加笑得俯在桌子上。杏子沉下脸来,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问道,

“那你不怕我吃掉你吗?”

“你会吗?”扬起脸来,清澈的蓝色眼睛里没有一点阴霾。

“明明我这么听话。”

“你……其实是个笨蛋吧……”

“那样不也很好吗,如果感到幸福的话,就像现在这样。”

红色的瞳孔微微颤抖了一下,杏子忽然心生了一丝疑问,自己当初是为什么想要抓这个女孩来着。

国王没有回到王国。而谣言却开始在国内流传。

“公主走失了,国王撇下整个国家去找!”

“公主被魔女抓走了!国王去找!”

“公主被魔女抓走了!国王去宣战!”

“国王把国家拿去和魔女做交易!”

全国上下一片哗然。

沉寂,惊慌,暴乱。

推倒王权的号角吹响了。农民拿起农具,商人关掉店铺,甚至守城的卫兵也加入了讨伐国王的队伍。

可国王在哪呢?

没人知道。

这是当然,毕竟他们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为什么参加了起义的队伍。

每个人带着满腔不知从何而起的愤怒来到了宫殿。

火光四起,宫殿中侍从们奔走逃离。火焰无情的吞灭着一切,昔日盛景不再。王国的中心轰然崩塌,残留的是废墟和挣扎的生命绝望的哭嚎。

“山下好像发生了什么。”迷失国王担心山下的骚乱,转身驾马前去。

年轻的国王将国家建立成了每个人梦中才会有的样子。和平安定,百姓生活富足美满。没有严苛的税收和兵役,没有酷刑和重罚,没有位高权重者的压迫,每个人自由而平等。

这是历代国王的理想,而终于在这里实现了。

国王深爱着他的子民,同时也深知他所肩负的责任。

“百姓需要我。”一个声音在他耳畔回响。

他不得不放下妹妹,他不得不回到王国。只是他不知道,他沉重的王冠此刻正在翻滚的火焰中发出撕心裂肺的哀鸣。

(三)


沙耶加很开心。

她已经在有着红色头发的魔女小姐家住了一个星期。魔女小姐准备的床相当舒服,食物相当美味,她可以在山里玩到傍晚,没有监视她的侍女和士兵。

但魔女小姐似乎并不是很高兴。


杏子很头痛。

公主已经在这里住了一个星期,国王还没有找上门来。要知道恐吓信已经好好送到王宫。她不相信那么关爱妈妈的国王毫无动静。以及,加一套床铺餐具,每天还要多准备一份饭菜,已经够麻烦了,偏偏这小丫头又满山遍野的乱跑……还记不住路…每天接她回家更是相当的麻烦……


国王很绝望。

公主失踪到现在,已经经历几个日升日落了?他已经失去了时间的概念,除了一匹马,他什么都没带在身上。国王曾在整整两天接连不断的搜寻后,迷迷糊糊地睡去。当他醒来,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了。

他迷失在山里了。


“魔女小姐会很厉害的魔法吗?”

“魔女小姐你看!这是什么?”

魔女小姐的日记是魔导书吗?”

最近杏子发现,名叫沙耶加的公主比起在山里瞎逛,更喜欢向她问这问那。


“杏子小姐我来帮你煮饭吧!或者我来打扫房间!”

沙耶加发现自从她来这为止,杏子还不曾露出过开心的笑容。

“想要为杏子小姐做些什么呢。”


“因为我想要帮上杏子小姐。”

沙耶加煮的饭菜味道很好。

杏子一边吃着,一边看着沙耶加把吃进嘴的食物吐掉然后拼命喝水。然后就在歉意地干笑的少女面前,把剩下的食物吃的一干二净。

“……杏子……很珍惜食物呢……”

“当然。”


“我会好好练习的!杏子!”

望着少女的眼睛,充满笑意的双眼里闪动着决心,每天散发着光芒的身姿充满能量,杏子忽然想不起来,这个女孩究竟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了。


“不要再练了,食物是很珍贵的。”

“杏子还真是严格呢。”


或许从她迷路来到山顶开始,两个孤独的灵魂就都不再会孤单。


国王此刻已经精疲力尽。虽然靠着狩猎动物和采集野果野菜果腹,现在的也已经接近极限了。

“下山的路……到底怎么走啊……”



(二)


杏子并不愿见到人类的灵魂。当年的心结被时间的尘埃掩埋,只剩下某种本能的排斥。除此之外,美丽的灵魂并不常见,像人的眼球逐渐混浊一样,灵魂也是。杏子不喜欢那些飘荡着的污浊灵魂,即便那只是又一个悲哀生命的终结。


这或许也是她离开王国的理由。而现在,她回来了。


杏子来到王国,公主走失的消息已经闹得沸沸扬扬。当然,新闻的重点在于公主的走失,让国王丢下整个国家,和妹妹一起消失了。

国王吗……杏子若有所思。


找寻迷路的小公主并不是什么难事,尤其是王国街头巷尾都贴满印着清晰图画的寻人启事,尤其你是个魔女,尤其被找的人跑到了你家。


好机会。国王异常疼爱妹妹这件事,已经充分从国民口中了解到了。之后只要把逃出笼的鸟装进盒子作筹码……

魔女都是精通交易的,从设定上讲。


公主也不知道自己在哪。

她看见了山顶的院落就走进来了。房门是自己打开的,椅子是自己让开的,茶点是自己摆上的。

这里就是魔女的家了吧。沙耶加一点都不害怕。


魔女回到了家里,自投罗网的公主正在她的小屋里参观。杏子轻轻关上门,从背后像这无知的鸟儿靠近……


“我觉得这里可以加张床。”

“啊?”


对上蓝发的少女清凉的双眼,杏子脑中一片空白。


国王此刻仍在山中寻找下落不明的公主。


(一)

她叫杏子,住在远离王国的山顶。

她是魔女。

为什么远离王国?她本是在山下住的,后来王国在此建立了,大概因为王国的喧嚣叫人有些疲惫吧。“自在点,自在点最好。”

为什么是魔女?生来便是了。年少不知事,她无心吐露出见到人类的灵魂的事,怎想到引火烧身,而她和家人只得背井离乡。后来,不知不觉,回头,只剩下她自己了。没有离别的疼痛,那些本应存在情感,随她抛在身后的荒芜渐渐消散了。

在遥远的地方,小心的隐藏了自己。谁会想到,这一头红发的少女,是一个自王国诞生之初就生活在此,见证了王国从无到有,发展壮大的魔女呢?

杏子不是第一次见这个人。

蓝发的男子,和当年一模一样。或许有着些微的区别,毕竟那是遥远的事了,魔女也很难记清人的样貌……但世间恐怕也不会有着如此相似的人了吧。

那是她还住在山下,王国还尚不存在。他见证了这人,带领百姓,建立国家,发展商农……也见证了他组建家庭,教育子女,在享尽天伦之乐后,含笑而终。

是有什么触动了她的。有什么东西在心中诞生。

他的灵魂,她清楚的看见了,那在最后离开他身体的蓝色灵魂,是比大海更深邃,而又纯净透明的蓝。

然后她便离开了这里,隐居山上。

但今天,他出现了,杏子的心脏狂跳着,她想要接近那有着独一无二蓝色灵魂的人。

她叫沙耶加,兄长是王国的继承者,而她则是金丝笼里的鸟,被小心呵护着。

而她真正渴望的是鸟笼外的世界。

背着兄长,她出走了。

山里从未见过的奇异景色,随着她渐渐深入,一点点铺开在她眼前。迷醉于此,不知归路。

等她意识到了,早已经迷失了方向。

“山顶里住着红发的魔女。”

沙耶加从小被如此教导到。当然她才不怕呢。

国王急疯了。

妹妹失去消息已经整整4小时27分13秒,14秒,15秒……那群不中用的家伙到底能不能找到人!

想着这些的时候,国王已经驾着马向山中进发。

再次见到那人,杏子决定下山了。

这一次,一定要,拥有那个灵魂。